Blog Details

飞盘与足球抢场地,足球俱乐部卖飞盘,你咋看

  飞盘作为Yī项外来运动,因其具有低门槛和强烈的社交属性,获得了大批年轻人的追捧。但同时,Zú球迷和飞盘爱好者也是吵得不可开交。一方面,足球迷认为飞盘就是“作秀”Yùn动,大量网红出现Zài飞Pán这项运动中,例Rú记者在小红书中看到有大量网红宣传飞盘的文稿。另一方面,飞盘这项运Dòng大量占用了足球Chǎng地,足球迷们认为这让本来就比较稀Shào的足球场变得更为紧缺。

  场地:先到先得

  近日,北京国安俱乐部在其旗舰店公开售卖飞盘。极目新闻记者打开购买页面,发现飞盘的售卖价格为88元,比淘宝上同类商品的价Gé高出很多。而对于国安俱乐部售卖飞盘的行为,有网友认为,这是给中国足球丢脸。网友“第一球迷胖哥”认为“不理解,飞盘爱好者占用场Dì,俱乐部却上架他们的飞盘”。还有诸如“吃相难看”“尊严全无,如同投敌”的评论。

  极目新闻记者获悉,武汉飞盘俱Yuè部每Chǎng每个人收费为68元,一场大概有28名队员。通常一场比赛De场Dì收益在3000元人民币以上。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收费标准更高。如果以一周10场为标准,一年有望带来超过200万的收入,这对于一个球场ér言是可观的。

  ér另一方Zé认为,这是当今经济Xíng势下的新尝试。

  相关数据显Shì,2019赛季中超联赛首轮8场比赛的Rù场观众人数为242936人,Chǎng均观众高达39367人。当时间来到2021年,首轮中超的8场比赛只有4场是对观众开放的。场均的上座Rén数仅有10675人,其中河南与深圳的上座人数仅有3546人,最低的一Chǎng比赛是津门虎与上海海港,到场的观众人数居然只有1576人。

  足球评论员杨天婴认为,当前国内一年保养草皮的费用,大约接近100万人民币。曾经在中超、中甲或者足球赛事不足以Mǐ补日常支出的情况下,球场还需要承接演唱会等活动。由于疫情此类收入的来源都遥遥无期,飞盘运动的兴起,就成Wèi“救命的稻草”。

  实习生 胡雨桐

  飞Pán可能成为“救命稻草”

  就场地来说,“先到先得”是很多人对此的看法。前国Mén王大雷表示:“那些免费的运动场,初衷是为大众服务,不Shì单单Wèi足球群体服Wù。只不过足球场适用性强,所以场地大多按Zú球Chǎng规格ShèJì,这并不意味Zhuó就只能踢足球。”

  极目新Wén记者在小红书上搜索“武汉飞盘”关键词,出现很多飞盘俱乐部的文章。例如“武汉420UP飞盘俱乐部”“接盘侠飞盘”等,下面的评论很多都是询问如何加入俱乐部。记者发现,这些飞盘爱好者的运动场地,几乎都是在足球场。这是Yīn为,对于飞盘这项运动来说,它Suǒ需要的场地就是长100米、宽37米的矩形区域,与足Qiú场地高度重合。而场地也是足球迷与飞盘迷争论的焦点。

  7月7日,国家体育总局宣布下半年举办中国飞盘联赛,同Shí比赛场地Jiāng会使用正规足球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常青树北京国安俱乐部官方旗舰店在本周悄然上架了一款北京国安带logo的飞盘。

  资深体育产业专Jiā张宾认为,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谁花钱谁消费,这无可厚非。也Mò有明文规定足球场不能玩飞盘,很多ZúQiú场还被用来召开企业的团建活动,这也司空Xiàn惯。

  视频剪辑 黄永进

  极目Xīn闻记者 黄永进

  最近,Yīn飞Pán运动爆火,其与足球争夺球场也引发Wǎng友争吵。

Related Posts